饒超然 成都商報記者 袁偉 攝影報道
  核心提示 他的無奈 他的莽撞
  他說,妻子癱瘓後需要長期吃藥,一個月光藥費就要800多元。“錢確實不夠,要不是沒有辦法,我也不會幹這個”
  他的莽撞
  “我身上一共31塊錢,坐了車,還剩28塊錢。”李志軍來到集市上,偷走一位賣家禽的商販口袋里的錢,當天扒竊到現金16.1元
  5月30日上午,64歲的自貢男子李志軍扒竊偷得現金16.1元,被警方當場抓獲。據李志軍向警方交代,此次扒竊實屬無奈,是為了給癱瘓在床的80歲妻子買藥治病。後經警方調查核實,李志軍所述屬實,並酌情決定由其親屬和當地村組幹部為其辦理取保候審,回家照顧患病妻子。
  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從李志軍戶籍所在的鎮政府獲悉,他們已開展進一步調查,只要符合政策,馬上為李志軍辦理低保或五保。
  行竊:偷得16.1元,64歲老漢被抓
  5月30日上午,正逢自貢市大安區大山鋪農貿市場趕集。家住大安區何市鎮高廟村2組的李志軍花了3元錢車費來到集市上,準備“找點錢”。“我身上一共31塊錢,坐了車,還剩28塊錢。”李志軍實話實說,他來集市上並不是為了買東西,而是為了趁人多擁擠之時實施扒竊。
  當天上午9時許,李志軍在集市上溜達幾圈後,終於發現目標———一位賣家禽的商販襯衣口袋里有錢。李志軍便趁其不備,把錢偷走。不想,在市場巡邏的便衣民警目睹了李志軍行竊全過程,將他當場抓獲。
  據自貢市大安公安分局龍井派出所民警介紹,李志軍現年64歲,當天扒竊到現金16.1元,民警依法將其帶回派出所作進一步調查處理。
  交代:偷錢是為了給妻子買藥
  在派出所,李志軍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,並說明瞭行竊原因。
  “無兒無女,家裡只有一個80歲的妻子,癱瘓在床。”辦案民警介紹,李志軍交代,由於經濟條件差,根本無法湊足200元藥錢,才動起了歪腦筋。被抓後,李志軍很後悔,稱“實屬無奈”。
  後經警方到何市鎮走訪調查核實,確認了李志軍所述情況屬實,再綜合考慮李志軍認罪態度較好,不會造成其他社會危害,遂酌情決定由其親屬和當地村組幹部為其辦理取保候審手續,回家照顧患病妻子。次日上午,李志軍回家。
  行竊老漢:要不是沒辦法,我不會再乾這個
  昨日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李志軍家,他的家在大安區何市鎮高廟村2組,是三間石瓦房。記者去時,李志軍正在壩子里洗衣服,聽說是採訪,他有些排斥。“為了生活,我是沒有辦法啊。”說起扒竊一事,李志軍告訴記者,從小家裡就窮。20多歲的時候,他就外出流浪,又沒有一技之長,只能靠“小偷小摸”度日。30歲的時候,他在內江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夏某;夏某當時46歲,喪偶。二人便結婚,回到自貢大安生活。
  李志軍說,為了安安穩穩過日子,他10多年前就沒再扒竊了,一直在家裡種莊稼、養家禽。去年年初,一切都變了。“她風濕病嚴重,去年癱瘓了。”李志軍稱。每天早上7時許,李志軍起床做飯,等給妻子喂完飯,他才開始洗衣服、買菜、下地幹活。李志軍的家庭年收入大約只有2000元,大部分是賣糧食和賣家禽所得,另一部分來自新型農村養老保險和親戚資助,“新農保,每月每人85元,親戚偶爾會給兩三百元。”
  妻子癱瘓後,需要長期吃藥,原本能勉強過下去的日子,變得更加困難。“一個月,光藥費就800多(元)。”李志軍皺了皺眉說,每個月,家裡只買三次肉,一次1斤左右;其他食物全是自家種的。之所以再乾“壞事”,李志軍稱,又要買藥了,錢確實不夠,“沒有辦法”。
  “我想過可能被抓,被拘留、被判刑;留下她(妻子),只有餓死。”李志軍直言不諱地說:“要不是沒辦法,我不會再乾這個”。
  鎮政府:正在調查核實,考慮為其辦低保
  家裡的困難,李志軍沒有向政府提出過要任何幫扶,就連“新農保”,也是組長李興福幫忙辦理的。對於申請低保、五保,李志軍也沒有考慮過。
  “之前幫他申請過幾次,但沒有名額,所以沒有申請下來。”2組組長李興福告訴記者,李志軍在本鄉本土為人還算厚道,沒有過小偷小摸的行為,鄉裡鄉親的關係還算不錯。但是,李志軍年輕時在外面的行為,村裡人還是有所耳聞。
  目前,李志軍已經64歲,其妻子80歲,從年齡和家庭情況來講,基本符合申請低保或五保的條件。昨日,何市鎮相關負責人表示,現基本瞭解了李志軍的情況,並著手作進一步調查核實,只要符合政策,馬上為其辦理低保或五保。
(原標題:偷錢給妻子買藥 64歲老漢被抓)
創作者介紹

vz89vzxp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